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再见盖特纳

2018-11-30 20:39:13

再见,盖特纳

1月25日,蒂姆西·盖特纳正式卸去美国财政部长一职。前一周,他在财政部向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和财政部的同事们进行了告别。这次小范围的私人告别演说没有公开。以下是《华盛顿邮报》特约撰稿人扎克里·戈德法布(Zachary Goldfarb)获得的演说内容。

感谢大家,感谢你们来到这里,让在这里工作的人感到荣耀。我很高兴今天见到你们所有人,你们在这里真好。

总统现在知道,我们次见面时,我对他让我回到财政部工作的想法并不赞成。但我现在很感激他当初让我这么做,而且我很感激他逼我留下来,真的。(众笑)

我一直热爱这个工作,在这个很棒的大楼里,所度过的这些重大时刻,和这些伟大的同事,为我深深敬佩的总统工作。

我对你们,对总统十分地佩服。我记得2008年12月,那应该是我和你(总统)的新团队的次会议,主题是你的希望以及对于这个国家的抱负,还有你的任期应该由那些目标来定义。

当时我说:“重要的应该是避免出现第二次大萧条,你或许应该先从这一点开始。”你迅速地回应——我觉得你还有点恼怒——说这对你来说并不够。我当时想:“系好你的安全带吧。”但你是对的,你确实应该将目光放得更高。

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那些时刻,我知道你一定不时地——没准总是在对自己说:“盖特纳?我当时是怎么想的选了他?”(众笑)

我还记得2009年初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有一天在你的办公室,你问我:“你们的这份计划行得通吗?”我说:“你知道,生活中没有什么事是板上钉钉的。”我借用了一位前辈的话,但我当时知道,我们的计划比之前任何一份备选方案都强。

你接纳了它,你愿意承担政治压力,而美国,在我看来也因此受益。

接下来,副总统先生,我非常有幸与你合作。在许多方面,我敬佩你总是能先于——我认为,几乎所有人——看清政治可行性的形势,什么能做到,什么不能,并且不让它折损总统的抱负,不让它把我们的抱负削减为小而谦卑的成就。

我喜欢看着你在给经济团队开通报会时,常常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你们这些人是从那儿来的?你们难道没有以任何方式接触过真实的世界吗?”(众笑)

在这里,我想感谢一下我的两位前任:

汉克·保尔森,他在2008年完成了困难、胆的金融救助,他与愤怒的国会博弈,迅速、巧妙而又果断地击退了盛极一时的金融恐慌。

还有鲍勃·鲁宾,他留下财政盈余及收入增长这些重要遗产——尽管不幸很快就被挥霍一空,但这个遗产提醒我们,对于这个国家,财政盈余是一种可能。

你的前任可以留给你两种幸运。一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轻易超过的纪录,一是留下一笔成就的遗产及资金,方便你未来做选择时更容易。我的幸运是后面这种。

我想说,我非常感激他们的建议,总是那么慎重而且给予我支持。你们可能不信,能给一个曾经在这个位置上待过的人打聊聊是多么地有价值。

我不打算说任何关于本·伯南克的好话,因为如果我说了,就会鼓励那些认为我俩交往过密的人又指责我影响了美联储的独立性。(众笑)但他知道我怎么想。他是个英雄。他是央行中的佛陀,但更活跃。(众笑)

接下来这位“内阁成员”,我的妻子,是我深爱并且崇拜的人。我不知道你们中有多少人知道,阿克尔罗德——大卫·阿克尔罗德(奥巴马的高级顾问)给总统任期提供的经济主张就是基于卡罗尔(盖特纳的妻子)的书——《如果》。“如果我们没有接手这团糟,如果人们理解情况本来可以更糟……”(众笑)

我早来这栋大楼里工作是1988年8月,一个名叫比尔·巴雷达的人雇用了我。

我从一群高尚、聪明、有道德的公务员那里学到了如何思考经济政策的“特殊密码”,现在,我想把它告诉你们,以向这里的传统致敬:

专注于对的事,而不只是能做到或简单的事。

永远不要忘记,为你的国家服务是莫大的荣幸。

要知道,整个世界,而不光是美国,依赖于我们在这栋楼里做出的判断质量。

潜心钻研你对世界不知道及无法理解的地方。

不要过分顺从于财政部长或是总统。告诉他们你所想的。

要知道我们做的是严肃的工作,但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广撒征询意见,让你的初步判断在反复的辩论之后得出,但不要让自己被选择的难度吓住。

记住,我们必须促成事情,而不只是反对事情——不光做各种提议的“刹车”,更要做“加速器”。

不要做自大、愚蠢、爱发牢骚的人。

我十分感激有机会与大家在财政部共事。你们都是非常有才华而又工作投入的公务员。我还要特别感激在危机时期选择加入财政部为总统工作的女同事和男同事。

这份工作不简单。你们没能有机会——也没有风险——获得公众的肯定或喜爱。(众笑)你们受到了许多“事后诸葛”的猜疑和劝告,但你们坚持下来了。正因为你们的决心,你们的创造力和你们的聪明才智,我们的经济才变得更加强壮,即使我们仍面临如此多的挑战。

我敬佩你们,信任你们的判断,看重你们的想法。我很感激你们为了支持我、保护我、教育我、帮助我所做的一切。

还有你们这些来自白宫的人,你们也非常棒。(众笑)

我们一起做过一些美好的事,一直在这个城市的种种荒谬中寻找一些幽默。

当然,我们还留下很多事没有完成。意识到这一点,我很高兴总统已经邀请杰克·卢来这栋大楼服务。

有人说,这个国家现在渴望有那么一段时间,多数美国人不再知道财政部长是谁。杰克是享受不到这份了。他仍得面对一个人在经济政策中所面临的困难的挑战,但他会做得很好。

我当初走进这栋大楼——如我刚才所说,在1988年,更年轻的时候——曾渴望做一些重要的工作。现在,我要离开财政部时,对有机会与这么棒的团队一起共事充满感激,并为曾身为一些具有深远意义的事情的一部分而欣慰,它们远远大过我们自身。

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

本报 兰晓萌 编译

轨道台车
投资理财安全吗
郑州网络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