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拆解纯国产手机系统样机完成明年建生态

2019-05-14 20:02: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产移动操作系统元心

11月底,在首届国家络安全宣传周上,国产移动操作系统元心首次亮相,被媒体称为款真正国产自主的智能移动操作系统。

澎湃获悉,元心两年前就开始研发,它不同于安卓、苹果,是在Linux的开源Mer项目基础上发展的智能移动操作系统,而Mer的前身正是诺基亚与英特尔联合开发的MeeGo操作系统。

工商资料显示,元心科技今年8月成立,注册资本13亿元,股东为北京秦源鑫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北京元心胜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据悉,元心科技董事长史文勇是秦(NYSE:NQ)首席运营官,CEO崔恽则是原摩托罗拉移动公司副总裁。

一种聪明的做法

移动操作系统目前由谷歌Android、苹果iOS、微软WP三分天下。除这三个美国货,还有一批以Linux开源技术为代表的系统,如三星和英特尔主导的Tizen、南非Canonical公司的Ubuntu。

中国在移动操作系统研发起步较晚。国内常见的小米MIUI、魅族flyme等操作系统是基于安卓深度开发。号称自主的,则有2014年1月中科大与上海联彤发布的COS,还有同洲电子发布的960OS。

元心不是基于安卓。史文勇在接受澎湃()专访时表示,元心是与安卓、苹果为平行关系的移动操作系统,我们并不是从零开始,采取了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基于国外成熟的技术。这个国外技术,就是Linux开源项目Mer。要说Mer,则必须先介绍它的前身MeeGo。

MeeGo是诺基亚牵手微软选择WP之前,2010年与英特尔共同研发的移动操作系统。MeeGo基于Linux开发,可用于智能、平板电脑、智能电视和车载系统等平台。由于诺基亚战略调剂,MeeGo只活了一年多时间。

元心公司方面解释称,当MeeGo计划被中断后,很大一部分源代码开源并移交Linux基金会管理,成为一个免费开源的社区项目,即今天的Mer项目。元心是Mer的一个分支。

史文勇强调, 元心掌握系统的全部源代码和技术演进方向,并对系统框架、安全服务和图形系统等进行了大量技术改造。

在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引进Mer来做国产操作系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做法。元心做Mer的二次开发版本,关键是掌握了源代码。国家希望自主、可控,它做到了。王艳辉告知澎湃。

事实上,基于Mer开发的操作系统其实不只有元心。诺基亚前MeeGo团队一些成员被裁后,创业成立新公司Jolla。他们于2013年由Mer专案中分支出操作系统Sailfish。公司首席执行官Jussi Hurmola曾大方表示望复活MeeGo之情:关于外界对MeeGo的猜测,我只想说它还没死!

有意思的是,Tizen也是元心的远房亲戚。2011年,Tizen由MeeGo和LiMo集成而成。

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秘书长曹冬认为,元心是Mer的另一重要分支,同时拥有自主技术,特别是安全领域。元心科技是该联盟成员。

处理器用展讯,定位用北斗导航

目前,元心系统的刚刚完成样机研制。

元心在核心硬件方面都实现了国产化:处理器采用展讯,定位采取北斗导航模块。在系统平台方面,元心系统具备Root分权、多重访问控制、细粒度敏感权限控制等特性,此外还支持国产身份认证体系、数据隔离等。

全国产方案除芯片和定位国产化外,操作系统必须是国产化。对此,史文勇举例说:为了防止位置泄漏,你用国产的北斗定位,不用GPS定位,但如果你还是用安卓操作系统,黑客还是可以把你的定位结果拿走。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操作系统。史文勇举例说:为了避免位置泄漏,你用国产的北斗定位,不用GPS,但如果你的系统还是安卓的,那末黑客还是可以把你的定位结果拿走。

在产品性能上,史文勇表示:元心在相同硬件水平上,流畅度、待机时间、操作性等不会比其他操作系统差。

对于有友调侃元心界面与苹果iOS系统类似,史文勇表示,现在主流的都采取触摸大屏幕,所以在用户体验上,多多少少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可能做出一个大家完全没用过的东西。即便那样,也不会有人用。

史文勇同时对澎湃坦承,很多事情还没做完,现在元心里的应用(App)很少,明年的工作重点就是建设生态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有特定需求的用户,元心可以支持双系统,即在启动时,用户可以选择用元心或是安卓。此外,根据客户要求,还可在元心中增加第三方虚拟机模块,以兼容安卓运用这个做法和Jolla一样,是丰富应用的办法。

在目前规划中,元心将于2015年上半年上市。消费人群将首先重点面向对信息安全要求等级较高的行业客户,随后推向大众消费市场。

至于元心未来是否要自己做硬件,与哪些厂商合作,史文勇表示还不确定,但有一点很肯定:步,和国产厂商合作。

不着急变现赚钱

现实是,放眼全球移动操作系统市场,都还没有可以与安卓、苹果、WP匹敌的操作系统。知情人士称,中科大与上海联彤的COS系统进展甚微,一些原计划的落地项目也取消了。之前,有人测试发现,COS仍然采取安卓框架。联彤否认,之后事件归于平淡。

对COS的进展,上海联彤谢绝置评。登录上海联彤官,发现产品中心一栏已经不见COS踪影。

每个学软件的人都有自己做操作系统的情结。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史文勇清楚地意识到,操作系统从做出来到得到消费者认可,不可能一挥而就,要有足够长的心理准备。

也因此,元心项目早在两年前低调启动,直到近才曝光。近200名员工每周上班6天,没有怨言。

研发完成后,今年8月,北京元心科技成立。投资方都不着急通过这个项目变现赚钱,也不炒概念。史文勇说。

元心的发布取得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支持。倪光南说,从安全角度讲,我们能够实现完全自主可控,出现问题可以及时增强安全防御。

但是,王艳辉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把一个操作系统真正推向市场,需要另辟蹊径突破,比如从机顶盒入手。三星Tizen系统就是从做可穿着式装备的操作系统,因为没什么人关心那是什么操作系统,等这个市场做大,可以反推向。如果一开始从强推,很可能买不动。

经期推后颜色发黑
排卵期少量出血
排卵期出血小腹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