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服装产业终端掀涨价潮

2018-10-28 12:31:40

服装产业终端掀“涨价潮”

受上游成本压力影响,终端服装产品提价已成必然。 ■本报 陈巧玲/摄

2011春夏季产品订货会召开在即,石狮某品牌企业的营运副总吴先生望着电脑桌面上的产品提价表,反复思考着每一款产品的提价幅度是否合适。在这张表格上,几乎全标注着价格上涨的红色。

如这说来就来的台风“莫兰蒂”,这次汹涌而来的涨价潮已经从产业链上游的化纤、棉花波及到末端的经销商。而从几家品牌服装企业刚刚发布的半年报来看,其实,上半年涨价风暴早已悄然酝酿,并逐步在终端“登陆”。

今年的涨价潮对行业确实是一次震荡,当我们将整条产业链梳理下来时发现,夹在材料源头及终端消费者之间的织布、面料、生产商、品牌企业们,其生存状态并不轻松。扫过一次次的涨价、缺工等“台风”之后,就该又是行业一次次的洗牌,而拼的仍旧是品牌与实力。

涨价潮 波及终端成品

关注服装产业的人几乎都知道,“涨价”是今年服装行业的焦点关注。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抬头到后来涨“疯”了的棉花、年初开始跟着涨的化纤,到已经跟上节拍的棉纱、早早做好涨价准备的面料企业,服装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都不得不搭乘上了“涨价”的车。

如今,刚刚发布的企业上半年财报让我们看到了部分成品企业交出的涨价单,再次证实涨价潮已经波及到终端。特步半年报显示:服装类产品平均售价增加13.9%;安踏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服装类产品售价提高了7.1%;李宁公司在今年6月也宣布,今年第四季度服装产品零售价提高了17.9%。而几乎所有国内一线服装品牌也或公开或私下地表示正在酝酿提价。雅戈尔公司曾对外公布,今年推出的新品均价提升15%~16%;七匹狼董事长周少雄很早就预期,服装业龙头企业提价潮的整体涨幅将超过10%以上;利郎、劲霸均有高层承认已经涨价。

“成本涨价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提价是肯定的。当然提价并不轻松。”雷马公司副总经理许超利介绍,在外贸市场上,要做到成功提价只能是产品让对方很有依赖性,但这也使得外商对产品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高端产品和新研发的产品相对比较容易提价,因为高端产品,客商主要要求的是品质,他们对价格并不敏感;新研发的产品,则是因为款式打动了对方,他们需要这款产品,也就只能接受其价格。除此之外,在外贸市场上要提价则是一件非常艰辛并且难以实现的事情。”

诚如许超利所言,对成品企业而言,这次涨价潮带来的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就是:成本压力人人都有,却未必人人都能迅速实行。在石狮不少批发市场上,走访之后得到的反馈是,通过涨价来转移成本压力是必行之路,但在如批发市场等大众市场,产品售价的提高尚需一段时日。

“大品牌涨价较为容易,小品牌则难行。中小品牌的市场多属于三、四线市场,这些市场的消费者对价格相对敏感,所以提价时需要注意技巧。”一位从事服装批发生意的老板告诉。

成本劫

成品企业承担更多

成本劫无疑是一次纺织行业全行业的一次劫难,其影响面的大小关键点在于能否将其传导至终端消费者。业内人士认为,完全由终端消费者“买单”不太现实,因为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是可以有弹性的,消费者可以选买或者不买,买贵的或者买便宜的。

一方面是原材料涨价,一方面却是消费者不愿接受提价,服装成品企业陷入了两难。对此,某龙头企业的供应商华伦世家总经理洪文协深有体会。在采购原料时,洪文协曾经尝试过探索寻找源头的原料供应商,企图寻找到更充足的材料以及较低的价格。结果等他亲自上天蚕丝的原产地江苏一看,就彻底死心了。在江苏天蚕丝等原料的产地,一切回到了改革初期,人们拿着钱,排队等货的现象出现了。“我们下足了定金,也只能给我们40%~50%的货,其他的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也不知道到时候是什么价位。”洪文协说,即使这样,企业们还是选择放更多的定金,那个时候真正感觉到了无奈。

对于成品企业而言,成本劫不仅仅是因为原材料涨价,工人工资的提高也是非常大的一个压力。“往年工人工资也会涨10%左右,今年却得涨20%以上。而人工成本大约得占生产成本的三分之一。”战狼世家总经理施海容表示,人工涨价的这部分成本,只能是由成品生产企业承担。

“今年的生产成本大约需要涨15%以上,我们大约需要自己消化其中的30%。”洪文协介绍道。作为品牌企业非常稳定的供应商,洪文协并不发愁企业的下单量,但他也表示,总不可能完全由品牌企业承担涨价成本,在生产供应这个环节承担一部分已经是行情。

由此可见,我们看到了终端卖场产品的提价,当消费者的需求可变而原材料涨价不可变时,夹在中间的整条产业链就成了夹心层。他们既患难与共一起承担着这场浩劫,为了保全自己,他们又会相互博弈。

□手记

涨价或引发行业洗牌

博弈的结果,或许将是行业的洗牌。因为,纺织服装行业的“趋大”效应已经非常明显。

在这个博弈的过程中,有些龙头品牌企业采用了面料集中采购的这样一种做法。例如七匹狼、利郎。半年报上,七匹狼在分析其主营业务毛利率为何比上年同期增加5.09个百分点时指出,是得益于加强供应链管理,逐步推进集中采购,其采购的规模效益已经逐步显现。利郎的一位高管指出,利郎正在理出十大战略合作供应商,未来,利郎的面料采购将大幅度倾斜于他们。

通过这样一些管理革新,我们可以看到,在品牌企业抗争成本涨价,寻求成本控制的同时,其实他们就已经在推动上游企业的洗牌。

而其实就算品牌企业不推动,在涨价潮中,那些资金充足的企业可以提前采购,那些资金不足的企业只能缩减采购量;那些实力强的企业可以研发更新的面料来吸引下游成品企业,那些实力不够强的企业只能听天由命。这种种现象,说明的仍旧是将有企业被淘汰。

当然,也不仅仅是纺织面料等企业面临洗牌,随着多米诺骨牌倒下,还会有一些品牌企业和批发商,甚至是更下游的代理商、经销商将面临洗牌。

聚乙烯土工膜厂家
新力帝泊湾
高压喷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