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城市考古揭开古老济南的神秘面纱组图

2018-11-02 12:18:03

城市考古揭开古老济南的神秘面纱(组图)

雕刻精美的宋代砖雕地宫,设计完善布局合理的明代王府遗址、国内少见的人形席镇、博山熏炉、济南城区内首次出土的带铭文的精美青铜器……这些不时见诸报端、使人们一次次惊叹的考古发现,均出土于济南城区内的考古工地。   济南城市考古的主要区域集中在古城区及周边3公里范围内。高都司巷遗址位于古城区西部,地下文化堆积达6米,文化内涵丰富,特别是发现了40余口土井、石井、砖砌井、陶壁井等形式多样的古井,时间跨度从春秋战国持续至明清时期,具有鲜明的泉城地理特色。2002年,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对它的考古发掘,是我市次对古城区遗址进行大规模发掘,城市考古的帷幕从此拉开,至今已进行了20余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 [1][2][3][4][5]下一页尾页考古发掘   将济南历史向前推进了近3000年   县西巷遗址先后发掘6次,发现的宋代砖雕地宫,是目前我市发现的雕刻精美的地宫,同时首次在佛教造像埋藏坑中发现了佛教举行宗教仪式的“坛”。出土形态各异、时代跨度大(从北朝到宋代)的80余尊残佛教造像和唐代经幢构件,其精美程度可与青州佛造像媲美。   宽厚所街遗址发现的明代宁阳王府遗址,院内有完善的排水设施,内有8条暗渠排水道,总长度达到了400多米。这些排水道明暗结合,利用自然地势布局,设计修建的非常科学完善,证明了明代府邸设计水平已经相当先进。   按察司街遗址发现的汉代铁器冶炼遗址,出土了一批冶铁用的陶范和大量铁渣,为研究汉代冶金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此外,经过清理大明湖南侧的钟楼台基遗址,考古人员发现当时地面比现在地面要低,500年间城市长高了1.8米,改变了人们对古城区的传统认识。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除了古城区,对周边3公里范围内的考古发掘也有十余次,通过发掘,考古人员掌握了更为翔实的实物资料,有力丰富和佐证了古城区的历史。魏家庄遗址出土了铜器、铁、玉器等各类文物600余件(套),其中,人形席镇、博山熏炉等精美青铜器和大量带有礼器性质的铁鼎的出土均为国内少见。刘家庄遗址是市区面积的商周遗址,出土100余件青铜器和玉器,部分青铜器上有族徽或铭文,这是济南市区正式考古发掘中首次出土带铭文的铜器。   通过考古发掘也逐步了解到,济南古城区文化内涵非常丰富,文化堆积层深处达7米,从龙山文化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呈现出较强的文化连续性。城区的考古发掘揭示了一些事先没有想到、史料未记载的情况,经常带给我们震撼与惊喜。古老济南的神秘面纱一点点揭开,发掘的成果不断充实着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   史料上对济南早的记载是公元前694年的春秋时期,而2002年旧军门巷遗址的发掘,是古城区内次发现商代文化遗存,2010年天地坛街遗址的发掘,是次在古城内部发现龙山文化时期遗存,为济南古城区人类活动生活史、城市建设史、舜文化研究提供了突破性研究资料,将济南历史向前推进了近3000年。考古人员通过对建筑遗址的考古发掘,为修复保护提供了手资料。府学文庙千年大修中,通过考古发掘搞清了各种遗迹的早晚关系和建筑的建造方式,为科学恢复历史原貌提供了可靠的历史依据。钟楼台基遗址、清巡抚大堂北侧建筑遗址的发掘都为以后的科学保护奠定了基础。同时,考古发现与现有史料记载相印证,成为补充文献资料的有力物证。位于古城区的中南部偏西的卫巷形成于明代,因该巷南首东为明代“济南卫”驻地而得名。2008年卫巷遗址发掘,发现了上千枚石弹,次明确了石弹的防卫用途,进一步印证了此处确为军事机构的驻地。   这些考古发现,使我们对济南古老历史的认识不断加深,更是济南市考古事业大发展的有力见证。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城市考古   在机遇中找寻出路   济南作为地名早出现在西汉,是指现济南古城以东30公里处章丘市东平陵城区域。西晋永嘉末年(313年),济南由东平陵城迁至现济南市古城区,之后以古城区为中心发展起来,成为历代郡、州、府、县的行政中心。但是,平陵城迁至现古城区之前,济南城是怎样的状况,有多少人居住,古城区治所究竟位于什么位置,文献中所记载的两城究竟有多大,城墙何时兴建,城内布局发生着怎样的变化等这些问题,因史料记载极其模糊稀少就无从知晓了。济南的城市考古主要是在配合城市基本建设工程的过程中,通过对古城区域及其周边的考古研究,去解决以上问题,企图通过每个点的考古发掘建立起城市发展的三维框架去研究城市的发展史、文化史,以及了解古代济南区域经济发展在中国的地位。   济南城市考古工作的开展,得益于这些年城市现代化建设提供的难得的机遇。但同时,考古工作与基本建设间也有着众多的矛盾。许多建设单位对城市考古的认识不到位,重视不够。为争取发掘,考古工作人员经常是“跑断腿、磨破嘴”,原小明湖位置施工时,他们提出要提前进行考古发掘,建设方很不理解,觉得就是一个湖底,全是淤泥,能有什么重要发现。经过考古工作者的极力争取,终于得以考古发掘,发掘结果纠正了此处宋代以前为湖面的记载,为研究济南地区唐宋等时期的城市变迁、环境变化提供了珍贵资料。有时候,他们还要面临建设单位破坏文物、阻挠考古发掘的突发事件,如在和平路47号墓地考古发掘时,就遇到建设方的野蛮阻挠,甚至被摔坏了相机。 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考古是一门综合学科,特别是在城市考古中,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在济南城市考古发掘中揭示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不仅能了解古代人口分布及古人的生产、生活、思想文化情况,还能了解当时的气候、水文、灾害、地形、地貌等环境情况,需要多学科的合作。但目前由于种种限制,在考古发掘中的一些发现未能开展相关方面的研究,还存在许多空白和薄弱环节,不能不说是巨大的遗憾,今后还需要在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上下工夫。   济南的城市考古虽遍布古城区内,但多是一个个的点,还未能形成完整的面的研究。由于古城区的考古发掘只能限于建设施工的区域,周边多有地面建筑,无法进行拓展,使有些研究无法深入进行。特别是,济南是各时期城址的叠压,目前仅知明朝以来的城址,以前的城在那里、是什么样的,还没有找到,这就对城市考古工作的连续性提出了要求,需要考古工作者时刻关注。   济南的城市考古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代表了一个区域的特点,但应当承认还存在一些不足,城市考古还需要建立一个科学的三维坐标系,把所有的点及其各时期的信息纳入到这个大坐标系中,进行全方位系统的研究,目前相关的理论还在摸索之中。考古工作者们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我国城市考古工作的开展作出贡献。 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首页前一页[3][4][5][6][7][8]

星力捕鱼平台
木工加工中心
油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