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广东发改委主任机构改革是载体职能转变是核

2019-06-09 18:2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妇科千金片效果怎么样
妇科千金片作用与功效
白带脓性是怎么回事呢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温氏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温鹏程表示,“很多正常的企业行为都必须由政府批,中间的困难数不胜数!”说到这点,他加强了语气,“有时我们想新开展一块业务,都不敢去办,甚至宁愿放弃。”

代表们指出,目前的政府行政职能重在审批和管理,不在“服务”。“这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唐一林说。

让代表们感到痛的不仅是政府职能里的“管”,还有其中的“不管”。这不只影响企业,更关系到老百姓的衣食住行。

“其实在三聚氰胺问题上,生产、销售环节都有人管了,但是奶站没人管,奶站就敢加三聚氰胺。实际上一些部门也知道,但是为什么不出声、不捅破?就是政府职能没有转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对本报说。

刘志强说,他见到的一些政府工作人员,面对要罚款的企业往往“一身正气,无懈可击”。但很多经营不善的食品小作坊,却少有监管人员的踪影。“因为这些小作坊,怎么罚也罚不出钱来。”

“可是地沟油、有毒添加剂,往往就是这些三不管小企业在用啊!”刘志强说,他也不是没向工商部门举报过,对方却再三推诿,逼急了就回答说:“反正很不好弄!”

这让他不禁感叹:“现在一些政府部门,是面对困难的企业就回避。很多企业搞活了、有点效益了,就开始有很多部门上门来管理了。”

“我们感到,很多事情都是部门利益在扯皮,政府应该为国家、老百姓利益考虑,而不能总把精力用在研究怎么收费上。”全国人大代表、五征集团董事长姜卫东说。

职能转变,也并非“一改就灵”。在全国人大代表张定龙看来,真正把政府职能转变过来,建立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的目标,“难度很大”。

这位国务院研究室秘书司司长坦言,在职能转变的推进中,“要命的障碍就是国家利益部门化”。

“现在很多事情都是部委说了算,国务院做了决定,到了各部委就没有了落实的下文。国务院的重要文件到了下面不见得管用,但部门发的文件,地方对口部门往往必须执行。如果不执行,上级部门就挑你的错,地方申报的项目就通不过。”

“总结历次改革,基本就是这些问题。”张定龙在代表团会议上说。

这就意味着,真正推动行政职能的转变,可能比“撤销铁道部”需要下更大的决心。

国家发改委被戏称为“小国务院”。作为广东省发改委主任,全国人大代表李春洪并不讳言自己角色的转变,“改革要让行政机关变成什么样?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管了,企业愿意上什么项目就上,自己担风险,到时候市场秩序就乱套了。大企业有研究机构,中小企业怎么可能分析那么多啊?就又会演变成‘一放就乱,一乱就收’的烂摊子。”

他找到的自我定位,是“当一个服务型政府的成员”。“放权后,发改委对微观项目的审批将大幅缩小。但我们应该提供项目和政策咨询,让市场知道政府对这片区域的规划,你的产业在广东、全球都是个什么产业规模……”

代表们建言,“执政为民”的政府职能,应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来。

在投资体制问题上,李春洪建议“政府后撤”,“不涉及公共资源开发利用的项目,一律改为备案管理”。

“政府的权力应当关在法制的笼子里。无论谁来办事,都按规矩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说。( 庄庆鸿 王怡波)

凤山一个基层供销社的二次创业
韩日首脑将在首尔举行会谈
礼品经济中国品市场的特殊推动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