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本文首发于轻金融作者李静瑕经亿欧供行业人2019iyiou

2019-05-14 19:2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者按】民营银行刚开始做都会亏损,但是利润空间广,潜力大。不过,互联银行上线没多久就近乎暴利。对比这几家的业务模式和方向,也许能看出许多值得行业参考的细节。

本文首发于轻金融,作者李静瑕;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五大行净利几近零增长,银行业赚钱越来越难的当下,成立一家民营银行多久能盈利?

在2014年民营银行试点牌照颁发之前,市场普遍预期盈利需要3~5年的时间。

“所有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在激烈竞争环境下前三到五年肯定不赚钱。”这是国内首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前董事长董文标在2013年7月的判断。

“新(民营)银行需要经历年的亏损,净资产会大幅缩水。”民生银行股东史玉柱在2014年1月也这样说。

持有类似观点的行业人士不在少数。

“亏钱”原因,一是新成立民营银行需要靠庞大渠道和投入,做出特色、渠道和平台很困难;二是新批的民营银行都不是全牌照银行,业务范围被控制得很窄;三是运营地域被限制等。

然而,根据近期首批5家试点民营银行公布的2016年年报,他们全部实现盈利了,除了2014年12月成立的微众银行,其他家民营银行刚刚经历了个完整的会计年度,实现盈利可谓迅速。

这5家试点民营银行是如何盈利的,当前有怎样的生存状态和烦恼,对新的民营银行又有怎样的借鉴?

“看谁跑得快”

用“超高速”来形容五家民营银行2016年扭亏为盈并不为过,他们在总资产、净利润等指标上均实现较高增长。

从净利润来看,增加规模的是微众银行:2016年实现净利润4.01亿元,而在2015年该行还亏损近6亿元。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在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16亿元、1.42亿元、1.28亿元、0.51亿元。

从总资产座次排名来看,截至2016年末,商银行以615亿元排“老大”,微众银行以520亿元居第二,上海华瑞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总资产规模分别为310、220、55亿元。

在总资产增速上,微众银行同比增幅高达440%,商银行的增速也高达103%,温州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和天津金城银行增速分别为77.73%、48.92%和40.17%。

不难看出,相比互联银行,非互联银行的发展速度较慢。

还有更令人“咋舌”的数据。作为腾讯和阿里的纯互联银行,微众银行和商银行2016年利息净收入增速分别高达839%和1105%,微众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增长了2009%。

高增速从何而来?

以微众银行为例,截至2016年末,拳头产品“微粒贷”主打个人社交场景中的小额信用贷款,累计发放贷款1987亿元,管理贷款余额517亿元,截至2017年5月份,累计发放贷款总额已达到3600亿元。

商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末,累计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879亿元,服务小微企业客户数277万户,户均贷款余额约为1.5万元。

虽然户均贷款金额小,但小额信用类贷款的收益率更高,能体现出规模效应。以微粒贷的计息规则为例,日利率0.05%、若还款方式为等额本金,年化收益率约9.75%,随借随还条件下约18%,高于银行信用贷类产品。

兴业经济研究咨询股份有限公司数据显示,2016年微众、商银行的净息差经测算分别为6.08%、5.39%,远高于上市银行数据(上市银行普遍在250BP左右)。

不过,华瑞银行、金城银行的议价能力就不占优势,2016年末,两家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约为4.1%、4.5%。

从收入结构来看,5家银行对信贷业务的依赖度依然较高,利息净收入占比均在60%以上。而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看,仅微众银行占22.95%,其他银行占比均不到10%,温州民商银行这一数据仅0.41%。

加速奔跑的民营银行,也应该牢记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曾说过的话:办银行是做“百年老店”,不是“看谁跑得快”,而是“看谁跑得远”。

特色生存武器

成立之初,民营银行都强调“特色化经营”,但实际上在初期股东背景更为重要,即便同是纯互联银行,微众银行、商银行的特色也截然不同。

主打“微粒贷”的微众银行,是基于社交数据风控的移动端自助式小额信用、循环使用贷款,定位之一是“连接者”。

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曾表示,“微粒贷”80%的贷款资金由合作金融机构提供,“连接”了25家金融机构共建联合贷款平台。

天津金城银行就在年报中披露,2016年与微众银行开展“微粒贷”业务合作,截至2016年底,该行微粒贷合作产品贷款余额3.95亿元,累计放款9.9亿元。

商银行则依靠淘宝、天猫以及阿里巴巴电商平台,获取客户资源和交易场景,杀入小微金融和农村金融。

如商银行针对电商平台推出“商贷”,截至2016年末,服务的小微客户超过277万。同时,结合阿里巴巴集团“千县万村”计划,推出“旺农贷”,去年末余额接近40亿元。

总体来看,与微众银行有所不同,商银行的产品大部分还是基于阿里集团内部平台开展。

华瑞银行注册地在上海自贸区,具有自贸区法人银行优势,客户以民营企业为主,其自贸业务资产规模达到171.62亿元。小微客户贷款余额占全行企业贷款余额55.94%,不过贷款集中度较高,2016年前三大行业占比68.50%。华瑞银行还是批投贷联动试点10家银行,开发科创金融业务。

天津金城银行的定位是“公存公贷”,经营特色是“结构化融资业务”,去年全年实现利息收入约4.7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93.52%。

去年,天津金城银行的结构融资项目在传统银基信模式、明股实债模式、金融同业收(受)益权模式的基础上,新增了有限合伙企业制基金的非标投资模式、资管计划委托贷款等业务模式。

温州民商银行存贷模式为特定区域存贷款,主要服务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主攻小额贷款,发放小微企业贷款18890万元,占全部贷款的81.85%。

通过对各家银行的发展模式可以看出,民营银行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银行的同质化发展。

李南青曾表示,在发展中就遇到过诱惑。

“比如一些政府平台,一些大的企业贷款会来得比较快,也比较容易,但是那样我们能够走多远?我们能够发展的多大?是不是和我们的初衷相背离?”

谁的员工更能赚钱?

不拼点、不拼规模,民营银行要想特色化,对人才的配置就非常关键了。

先来看看哪家民营银行的员工更能“赚钱”,轻金融统计发现,剔除没有公布员工数的天津金城银行,人均净利润的为商银行,达到104.14万元;其次是上海华瑞银行,人均净利润40.74万元。

2016年全年赚取利润多的微众银行,其员工人均赚取利润相比下并不高,仅为38.35万元,原因可能在于2016年微众银行扩招。

数据显示,微众银行全年共引进人才368人,在职员工人数达到1047人,同比增长32%。

民营银行人均创造的净利润,相比2016年上市银行人均创造净利润60.41万,并不逊色。

5家民营银行人员结构的特点之一,是信息科技人才占比明显高。此前,有媒体报道,微众银行的信息科技人才占比超过了2/3。

从去年末数据看,商银行有303名员工,其中前台人员73人,后台人员230人;上海华瑞银行总员工数349人,占比的是信息科技人员(占25%),自贸金融占20%,互联占17%。

其中的例外是温州民商银行,管理岗位人员占了一半以上,135名总员工中,管理岗位74人,占比达到54.8%,其次为营销岗位41人,占比30.4%。

总体来看,民营银行更加注重科技,倚重信息科技人才。研究民营银行的年报也可以发现,民营银行们紧追科技的热潮。

传统银行由于体积庞大,在金融科技浪潮中要推进新技术带来变革需要一个过程,民营银行在这方面更为灵活。不过,对于民营银行玩儿科技,担心来自于不具备传统银行那样的投入能力。

成长的烦恼

在5家民营银行快速发展背后,还伴随着几大“成长的烦恼”。

个烦恼是“负债”,即钱从哪儿来,突出问题是负债结构单一。

“负债结构仍然单一,存款和理财业务、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等方面仍处于摸索阶段,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亟待提高,内部管理流程和机制仍需完善。”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在年报中表示。

如微众银行就高度依赖同业负债,2016年末,微众银行客户存款占负债总额比重仅有7.28%,而同业负债比重则达到85%。

商银行的负债对同业依赖相对好一些,客户存款占比达到40.53%,同业负债占比为32.27%。

相较而言,其他3家客户存款占比较高。如温州民商银行负债总额中,客户存款(一般性存款)比重高达75.64%,上海华瑞银行和天津金城银行的占比分别为65.52%、53.74%。

民营银行点少、知名度低,拉存款并没有优势,因而同业负债的成本偏高,这一状态可能在短时间内会难以改变。同时,纯互联银行的存款优势又较有门店的民营银行要弱。

民营银行也在探索多元化负债的模式。例如天津金城银行就发起了首单民营银行的资产支持证券,微众银行给自己开出的“药方”是力求找到个有特色、可持续的新业务。

民营银行的第二大烦恼是风险。针对民营银行的风险,此前银监会副主席曹宇就曾提出股权不稳定、业务不稳定和管理层不稳定问题。

从股权来看,5家银行在去年都相对稳定。

从业务风险方面,一些银行的不良也开始在慢慢暴露。例如微众银行不良率上升了0.2个百分点到0.32%,天津金城银行也告别“零不良”,不良率为0.01%。当然面对当前商业银行1.74%的不良率水平,当前的不良率几乎可以忽略。

8月14日,银监会首次将民营银行纳入常规监管指标数据披露当中。数据显示,今年2季度末,民营银行总体不良贷款余额达到8亿元,环比上季度末增加2亿元,不良率为0.7%,环比上升0.06个百分点。

民营银行成立时间短,客户下沉可能带来的高违约还没有进入到暴露阶段。其针对小微、个人消费金融等信贷投放,原本就是高风险领域,因此当前的不良水平并不能够真正代表民营银行的管理运营水平,规模扩张后的不良风险依然需要高度警惕。

至于管理层的不稳定,如微众银行、商银行等都经历了高管的离开、更换,成立初期的民营银行,尽管拥有更好的激励制度,高管人员与银行的文化风格磨合需要一定的时间。

总体来看,首批5家民营银行面临的突出问题,是负债结构单一、成本高并且信贷风险隐患大,银行需要高收益资产覆盖高成本,才能维持较大利差。

银监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民营银行的净息差为4.86%,同比一季度就下降了0.09个百分点。

兴业研究认为,短期看,微众、商银行等互联银行,净息差可达5%-6%,但高利差背后强大的股东技术、流量支持不可忽略,隐形成本高,未来如何降低这种隐形成本、拓展客群边际,更新风控技术是相关互联银行亟需突破的问题。

此外,华瑞、金城银行等在没有互联背景的支持下,如何借助股东的产业背景,开发实体经济中的细分领域、新兴领域中的融资服务,甚至拓展投贷联动,将是该类民营银行更可行的发展模式。

2014年成都房产上市企业
中粮地产副总经理陆革辞职
美景听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