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司法鉴定惹争议北京海淀法院引入专家辅助人

2018-11-01 10:00:53

司法鉴定惹争议 北京海淀法院引入专家辅助人制度

新刑诉法将证据种类中的鉴定结论修改成鉴定意见,虽然只是一词之差,但这一改动,标志着司法鉴定在证据体系中的地位被削弱了。海淀法院把这一改变引入民事案件,昨天首次适用新民诉法增加的“专家辅助人制度”,聘请3名来自3家医院的主任医师,对一份有争议的医疗意见书进行“听证”。

案件回放:

碘过敏成偏瘫

脑梗发作的王某自行到医院就医,医院在对其抢救过程中实行血管造影检查,结果碘制剂引起王先生碘过敏,出现休克症状,医院在急救过程中,再次使用胺碘酮,虽然救活了王先生,但是其现在落得偏瘫的后遗症。王先生认为,医院没有对其进行碘过敏试验,造成了严重后果,状告医院,索赔230余万元。

法院审理案件后,委托鉴定机关对该医疗过程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书认为,医院存在医疗过错,应承担75%的过错。对这一意见,医院提出强烈不满。面对医院多项专业质疑,法官也难以评判。因此,法院决定召开“专家听证会”,帮助法官“吃透”该鉴定意见。

争议一:

造影前是否应碘试验?

鉴定意见提出,医院在进行血管造影检查前,没有对患者进行碘过敏试验,存在过错,而且事后才补开碘制剂等处方药方,违反了医疗程序。

对此,医院代理人反驳道,碘过敏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病症,为了抢救病人,北京各大医院急症室都没有设置碘过敏试验,“抢救脑梗病人要争分夺秒,碘过敏试验至少用时二三十分钟。”代理人还说道,该药品使用说明书也写明“不推荐试验”,“因为即使是试验用的少量碘也可能导致病人过敏,产生休克等症状。”代理人还表示,进行血管造影之前,医生询问过病人是否有碘过敏等病史,病人回答“没有”,才开始进行之后的相关检查。

“急救,先用药后开药单,是众所周知的情况。医院以救人为要务,如果因为开药单而耽误治疗,不更是舍本求末?”

为了弄清这一争议,法官昨天向到场的三位专家询问:血管造影是否为必要检查?该检查之前是否要进行碘过敏试验?后补药单是否符合医疗程序?

某医院心脏内科主任回答:“血管造影检查主要是为了弄清心脑血管病变,本案中原告的病情适用该检查。”对于是否应进行碘过敏试验,三位专家意见不同。“离子型碘制剂必须要做过敏试验,非离子的可以不做。”专家认为,主要要看医院使用何种碘制剂及用量。不过,三位专家一致认为,后补药单符合医疗现实。

争议二:

用胺碘酮是否“火上浇油”?

鉴定意见认为,患者碘过敏后出现休克症状,医院在急救过程中继续使用胺碘酮抢救,“错上加错”,应使用利多卡因来代替胺碘酮来治疗心率失常。

“这个意见属于没有医疗常识。”医院代理人认为,胺碘酮是治疗心率失常的药,其救治存活率远远高于利多卡因,并且,该药说明书写明——不适合碘过敏患者,但是电除颤无效情况除外。代理人介绍,患者当时两次电除颤无效,医生使用胺碘酮抢救,并无不当,而且手术终成功了,患者各项机能复苏,也可以证明医生选择的正确性。

“对一个碘过敏患者使用碘制剂抢救,是否存在过错?”法官问专家。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某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认为,碘过敏本身就很罕见,患者发生休克症状后如何抢救,医学界也无定论。“从结果上看,医生救活了病人,我个人认为,治疗是成功的。”

争议三:

偏瘫是否为碘过敏后遗症?

鉴定意见写明,患者出院后出现明显的肌无力症状,经相关测试,构成偏瘫。

医院代理人不同意碘过敏和偏瘫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患者碘过敏后,心脏骤停,停止向大脑供氧。此时,患者为大脑全部缺氧,不可能一侧缺氧,一侧供氧,而偏瘫是大脑一侧血管病变造成的。”代理人还认为,肌无力测试可以造假,不能认定患者已经偏瘫的事实。

此时,某医院医疗影像科主任向代理人询问:“除了入院时拍的CT外,后续有没有进行CT或核磁检查?”“没有,医院向病人申请检查,但是病人自己拒绝了。”代理人回答。

对于医院代理人提出的两点答辩意见,三位专家也进行了分析。“心脏骤停,确实会造成大脑全部缺氧,其后果应该是完全瘫痪,如果患者是偏瘫,肯定是其他疾病诱发的。”心脏内科主任指出。“但是,院方应该有影像资料支持,对入院和出院时患者的脑部情况进行对比。”影像科主任补充说。

神经内科主任则支持肌无力可造假说。“这种测试属于自测,即患者自己能控制的测试。”主任介绍,该测试主要是为了监测患者恢复情况,如果已经打官司了,患者才做这种测试,他可以假装站不起来、拿不了东西,所以该测试结果不能算数。

该案法官一共向专家提问了20余个问题。她表示,根据专家意见,合议庭将对鉴定意见作进一步认证,有可能全部认可、部分认可,如果不能认可的话,将委托鉴定机构重新鉴定。

马上就访

针对鉴定意见的改变,采访了海淀法院诉讼服务办公室鉴定拍卖组组长李涛。

:鉴定结论变成鉴定意见,对于法官裁判有何影响?

李涛:从字面就可以看出,结论是一种定论,而意见只是一种参考性看法。以往,鉴定结论往往是案件中的“强势证据”,只要其做出的程序不违法,其他抗辩意见、证据都不能与之抗衡,这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质证、答辩权。特别是鉴定结论会做出过错程度认定,其认定结果往往直接成为法官判决依据,使得鉴定人实际行使了裁判权。鉴定意见这一变化,使得它回归到普通证据,如果法官认为有必要对其进行实体质证,可以申请专家组,进行辅助解读。

:什么情况下法院会组织“专家听证”?

李涛:主要是双方对鉴定结果争议较大,特别是争议点属于专业领域,法官受知识面所限难以评判时,法院可以邀请专家辅助。

:一般医院才能提出专业质疑,“专家听证”给了医院推翻鉴定意见的机会,是否对患者不公平?

李涛:“专家听证”是由法院组织,不接受当事人申请,因此不会偏袒一方。而且,专家应阅读病历、鉴定意见等材料,可以就案件争议点向当事人发问,并回答法官的提问,帮助法官从专业角度了解鉴定意见正确与否,但是,他不能对案件做主观评判。患者一般不具备医疗知识,确实很难对鉴定意见提出专业问题,但是新民诉法同样给了患者一把“武器”——当事人可以申请法院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者专业问题提出意见。

:如何确保专家中立?

李涛:目前,如何组成专家组,本市法院还没有成文规定。海淀法院是和相关机构合作,比如海淀区医学会,从该学会上千名专家库中随机挑选符合案件争议专业的主任医师。为了确保专家中立,也是为了保护专家个人,专家的姓名、职务等信息不向当事人透露,听证记录也不会附在庭审记录中,会单独成档由法院保存。高健

原标题:司法鉴定惹争议北京海淀法院引入专家辅助人制度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皮带传输机
娃娃机厂家
牛大魔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