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短命建筑政绩工程和商业利益相结合

2018-11-28 13:24:44

“短命建筑”政绩工程和商业利益相结合

在不少城市,一幢又一幢正处在“青壮年”的建筑,被列入“非正常死亡名单”。这些明明可以坚持50年、80年,甚至百余年的高楼大厦,为何建成仅10来年、20来年就“英年早逝”?这一现象,正引起各方关注。

辽宁丹东市因建高铁沈丹客运专线,将拆掉一座新办公楼和一条建成仅两年、耗资数千万元的公铁立交桥。有百姓称之为败家子工程。

一项面对全国的调查显示,83%的人认为身边存在“短命建筑”,其中24%的人表示“非常多”。

那么,“短命建筑”在各地如此频繁出现,究竟是质量问题,还是另有隐情?

高楼大厦多早逝

几乎每个周六清晨,周立平都会从杭州武林门步行去西湖边,路过他的母校、浙江大学原湖滨校区。看到大楼爆破已5年,集宾馆、商场于一体的商业规划至今仍在纸上,他的心头有种说不出的痛。

周立平清楚记得,2007年1月6日上午,在被称为“西湖爆”的爆炸声中,这幢20多层、号称可矗立百年的教学大楼,在建成仅13年后轰然倒塌。“当时很多人的眼圈都红了”,更让他深感可惜的是,这块黄金宝地一荒废就已5年。

事实上,在国内城市建筑“非正常死亡名单”上,还有很多同样出名,甚至更引人关注的高楼大厦:

2006年10月,青岛市着名地标青岛大酒店被整体爆破,建成仅20年;

2009年2月,曾经的亚洲跨度的拱形建筑沈阳夏宫被整体爆破,但它仅仅度过了15个春秋;

2010年2月,南昌着名地标五湖大酒店被整体爆破,建成仅13年;

2010年5月,位于北京建国门黄金地段、建成刚20年的凯莱大酒店宣布停业拆除……

很多城市的面貌日新月异,而与亮丽景观相伴的,却是高楼大厦出人意料的“短命”。

“拆了建、建了拆”,这种“破坏式建设”,似已成为国内很多城市建设难以跳出的“怪圈”。也正是在这一“怪圈”中,我国创造了两项世界:

消耗全球多的水泥、钢材,也产出全球多的建筑垃圾,达4亿多吨。我国建筑垃圾数量占垃圾总量的30%至40%。

就如南昌五湖大酒店,被有关单位以“档次不够高”为由拆除,这座建成仅13年的豪华建筑,原址重建五星级大酒店。据估算,酒店拆除产生垃圾超过4万吨,仅处理垃圾就需费用数百万元。

“现在的建筑寿命这么短,如何承载城市发展进步的历史记忆?”业内人士夏田兰说,与我国一样,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设计使用年限也是50年,但平均使用寿命很长。如英国、法国、美国的建筑,平均使用寿命分别为125年、85年、80年,城市里“百年老屋”随处可见。

利益驱动是杀手

“拆一次创造GDP,再盖一次又创造GDP”。“利益驱动是‘短命建筑工程’频现的根本原因。”

九三学社中央在今年提交给全国政协的提案中指出,2009年住建部对全国30多个省份的90多个城市的180多个建筑工程进行住宅工程品质检查,结果显示,96.1%的建筑工程合格,这说明那些“短命建筑”并非都是质量原因。

造成“短命建筑”的深层次原因在于,一些地方在城市建设指导思想上急功近利,重速度、轻质量,大拆大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和开发商的商业利益相结合,造成不该拆的房屋大量被拆除。此外,随着各地的土地价格快速上涨,拆迁置换带来的巨额卖地收入,使得有些地方对已建成的建筑更是“痛下杀手”。

还没建成就被拆除的合肥维也纳森林花园小区,根据官方说法,是因为影响城市景观中轴线——黄山路与大蜀山之间的山景,爆破之后可以将贯穿省城东西的黄山路“拉直”。

位于武汉的首义体育培训中心综合训练馆,投入使用仅仅10年,便被拆除。其理由是,该馆位于即将动工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和纪念碑之间,不得不为耗资200亿打造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计划”而“献身”。

还有一些市政工程也是如此。去年7月刚改造完成的萧山区鸿达路,由原来的4车道拓宽为6车道,但仅半个月后,又开始重修,砸掉水泥路面换成沥青路面,原因是“影响杭州形象”。

城市规划的不理性、不科学、不持续,也是造成“短命建筑”频现的重要原因。

“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橡皮擦擦,能不能实施,全靠领导一句话”、“一届领导一套规划”……

有专家指出,我国城市建筑寿命,平均只有25年到30年。相当一部分建筑之所以短命,并非是由于设计草率、落后,也不是钢筋、水泥不够结实,而是因为从规划的那一天起,就从没认为城市建筑承担着什么文化历史使命,也从没打算让她长寿。

这些年,很多地方的房地产市场火爆,但繁荣的背后,是对建筑质量的监管、监理、后续管理没有跟上。各地不断出现的“楼歪歪”、“楼脆脆”、“楼裂裂”等建筑质量问题,更为人们敲响警钟。

混凝土整平机
消泡剂
万能材料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